important

我和w姓同学的故事

这里是大稣❀.(*´▽`*)❀.
文笔渣请见谅
那么,废话不多说,开始吧→
         我和w姓同学是在初一的时候认识的,因为我在门口窗户罚站的时候看见她在画某个知名漫画的同人图。当时我就感叹这个世界的大触真多真可怕。
        我在窗户旁边想着怎么和这种大触交流毕竟我还是一个小渣渣(现在也是),结果她先开口了:
   “你看啥子?”
         当时我简直是开心到上天,毕竟这是我入学以来别人第一次和我说话。
     “你也看(自动和谐一下漫画的名字)?”
         她恍然大悟,说,“哦哦哦哦,我也看啊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当时我们班看国漫的二次元还是很少的,大部分都在看日漫,能在班上找到看国漫的简直幸运值max。
         然后我们的友谊的小电瓶车说开就开。
         因为我是从外地转来的,不知道怎么和同学交流,在这时w同学就是我的四川话翻译员。
         结果某一天,w同学的一个举动真的吓到我了。
         她说,“我想跳楼。”
         我愣了一下以为她是在开玩笑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诶诶,大哥你别跳,本子,对,本子还没看完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她漫不经心的说“反正看多了,不看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我们走到岔路口的那一天,她挥手对我说
         “再见,我希望明天可以看到你。”
         我不知道她是说她死还是咒我死。
         第二天,我听到她跳楼被拦的消息。我从小看不起自杀的人。认为他们这是在逃避责任。
         从那一天起,我开始看不起她。
         她的政治历史差,我就把政治历史学到了班上数一数二的程度。
         她语文好,我就拼命追赶她的语文。
         从那一天到她转学,我从未和她说过一句话。
          那是我认为自己最对不起她的地方。
         那天期中考试,她考完语文就走了,我再也没有看见过她。
         语文作文题目是我学会了什么。
         她说,我学会了理解。
         她以前很潇洒的,上政治课画画很长见,被老师逮到愣是一句话不说把纸塞嘴里吃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 现在她走的也很潇洒,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的。
         除了听说她转到二中的某个班级,我再也没有听到与她有关的消息。
        感谢w同学和我走过的初一